千夜灵风

涉猎广泛的拖延症懒癌晚期。渣文笔与ooc,开坑狂魔。

病名曾为爱

支离破碎的语言哽在喉头,咸苦酸涩难以下咽,再多说一句便抑制不住的干呕,强忍痛苦吞下,又似利刃混入五脏六腑,划破脏器,掺杂鲜血落入腹中。无论裹上多少层纱布都比不过你给的温暖,我被名为你的病症折磨,找不到康复药方。如果药品和针管有效,宁愿等待换换而来的死期。与其通过手术苟活,不如勒紧缠绕在脖颈上的红线。

挣扎数月无法得救,恋慕之心也逐渐枯萎。

最终病入膏肓,陷入与你想见的梦境,闭目咽气。

【火影忍者】父子间果然还是需要交流的

又名神助攻的二柱子(并不)


给某人的生贺,存在这里吧免得我弄丢了。


背景:博人传人设,雏田博人鹿丸性格按原作(700话前) 佐助依旧高冷面瘫,但由于平安度过中二期所以比较踏实暖心了。(参考700话博人传设定)


但鸣人是基本按700话以前的设定,尽管他会由于繁琐的事务而成熟起来,但骨子里的热血没有消失,只是暂时沉睡了下去。这大概是我想刻画的他,而不是博人传里笑的牵强目光深处藏有无奈的他,这是我爱的那个充满阳光朝气蓬勃的少年,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但他的本质是不会轻易发生改变,我一直这样觉得,很多时候只是身不由己罢了。


剧情:虽是博人传背景,但和原作剧情不一样,没有儿子救父亲啥的,本文也并无NTR或别的啥(正经脸) 本来是佐鸣友情向,结果生生被我写基了o(╯□╰)o 两人眼中的博人都很像对方,还有佐助兑现单方面的承诺啥啥的,一开始根本没想过,我本来想着重写波风水门的,结果他反倒成了一条线索(果然鸣宝才是我真爱么),博人的戏份还是我死命扣回来的QAQ


不废话了,以下是失踪已久人员带来的正文,字数较多,请耐心蟹蟹。祝食用愉快。




    漩涡博人从来没有听过自家爷爷当年的那段历史,所以当佐良娜骄傲的向他提起宇智波富岳过往的战绩时,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的父母从来没有对他说起过那位火影岩上位列第四的传奇人物,波风水门。


    少年的好奇心总是伴随着青春期膨胀的荷尔蒙旺盛的生长,只要遇到对胃口的话题,就会本着不依不饶的可贵精神,打破砂锅问到底。


    “但是哪里都没有啊。”博人抓了把汗湿的头发,苦恼的看着凌乱得如同遭到洗劫的书房,一屁股坐到凌乱的地板上,“博人你在吗?”听到楼上巨大响动的雏田进入房间问。“母亲,我只是想找找关于爷爷的手札。”博人回头充满歉意的向母亲解释。“博人对爷爷的事有兴趣吗?”雏田蹲下来收拾着散落在地上的书本。 “算是吧。”博人凑过去捡起一本书递给正把书摞起来的雏田。“爷爷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他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接过书的雏田一边把书往柜子上放一边说:“所以呢博人,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就应该去问你父亲。”


    听了这话的少年撇开头“他···他很忙的。”雏田看着他,“可他是你父亲。”博人还想争辩些什么,但看到母亲严肃的表情,只好低低的哼出一个单音表示同意。“那就加油吧。”雏田露出微笑。


    于是他开始频繁的蹲守在火影办公室外,等待着他的父亲漩涡鸣人从这个紧闭的空间里走出,走廊里寂静无声,时间也一分一秒撩拨着少年蠢蠢欲动的心。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缓慢的转动门把手并轻轻推开一条缝,他感到有点紧张,似乎只要向里望就会对上自家老爸那双深蓝色的眸子。漩涡博人大吸一口气,横着心往那间隙里看去,偌大的房间里放满了文件,在办公桌上摞起堡垒,看起来整个房里空无一人。


    “搞什么啊?”他低咒一声,闪进办公室。发现父亲趴在桌上熟睡,他的身上披着一条薄毯,窗户敞着,夜风吹起窗帘,露出窗台上一个红彤彤的番茄。 漩涡鸣人脸色苍白,眼窝上还带着两个乌黑的眼圈,他是真的累了,累到有人进入他的地盘都没能将他惊醒,他直接枕在那摞文件上,右手还攥着公用印章。


    博人望着父亲疲惫的睡脸吐出一丝微弱的叹息,他替父亲关上窗,然后轻轻悄悄的离开了办公室,在关上门的瞬间抹了把脸上沁出的汗珠,“这里太热了。”他想,“我要赶快离开。”


    首次碰壁并没有浇灭博人对过往的探求。出完任务,他再次来到鸣人的办公室外等候,整座建筑都沉浸在寂静中,博人斜靠着墙坐下,他清了清包里的忍具,又安排了明天的行程,艰苦的任务消耗了他太多精力,眼皮重的抬不起来,视线像隔了层模糊的介质,怎么都看不清晰,他脑子一片混沌,不知何时陷入睡梦。


    他醒来时被柔和的夜风所包围,凉意顺着他的脖颈滑入衣服,博人忍不住哆嗦起来,怀抱着他的男人立刻有了察觉,他几乎脱口要喊父亲,却在抬头的瞬间生生住口。


    皎洁的月光撒在黑发上,使那只透着紫芒的眼睛更加醒目。他单手抱住少年,但高空的移动并未使他的手臂颤抖,反而越发稳固有力。“你醒了?”他问道,“嗯。”博人望着那只暴露在空气中的黑眸,轻轻应道。“鸣人说你昨天也等在他办公室外,出了什么事吗?”佐助直视前方,“是的,不过也不算什么要紧事。”他抓紧佐助前襟的衣领回答,“我可不这么认为。”


    佐助低头看少年别扭的样子,那侧过去的脸明显有着他父亲当年和自己打赌怄气的影子,他耐心解释说,“鸣人准备去开会,一出门看见自家儿子睡在门口,只好托我跑一趟。”“然后顺便替他打探情报么?”博人没有思索的脱口而出,连续两次怀有的一腔热情都被拒之门外,他甚至没能和父亲说上一句话,“他若是这么想,我大可以等你睡醒,佯装一副热心大叔的样子和你谈心,借机套取情报,再送你回家。”佐助不看他,语气平静。


    少年不吭声了,他出神的注视着男人的脸,冷不丁对上那只黝黑深邃的眼,少年的瞳色湛蓝如清晨的天空,干净澄澈,可眼底分明的抗拒不予言表。 佐助放他下来,“到家了。”他说,博人跳下地,刚睡醒还没活动的腿脚绵软无力,他呲着牙活动脚腕,然后吐出一声若有若无的“谢谢。”


    “该谢的是你父亲。”佐助转过身,“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最好开口,毕竟吊车尾不管多大岁数都是那么迟钝。”话音末端消失在空气里,博人望着漆黑的夜空,良久,才转身进了屋。


    他成了火影塔每天准点来访的客人,暮色十分踏入,又在深夜离开,他还是没能见到父亲。 比较难得的在走廊里擦肩而过,鸣人瞪圆了有些疲惫的眼喝道:“博人你快回家。”“可是我有话……”少年看着父亲匆匆离去的背影,默默将后半句话咽进肚里,他转身还没走出几步,有人在后面喊他,“博人少爷!”那人追上他,“火影大人说,他今晚能抽出一小时的时间和您聊聊,所以请您先回家去。”


    博人笑着道了谢,然后双手插兜往家走去,他一路上哼着歌,对今晚与父亲的谈话异常期待,就好像等待着一桌美食。


    他想,他心急如焚的期待着天黑。


    鸣人这次没有食言,他在博人刚吃完晚饭后风尘仆仆的冲进家门,然后父子俩心照不宣的来到房间,博人正寻思着如何开口,鸣人先说了话,“我很高兴,博人有事找我,而且还坚持了这么多天。” 他沉默着听完父亲的感触,觉得喉头被什么堵住,如鲠在喉,博人忽然不那么想告诉父亲自己的目的了,这种微妙的别扭感如同精心准备的惊喜被对方轻而易举揭穿后的扫兴与失落,他坐到床上,低头不语。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博人只觉得心里发慌,他试图发出声音,可尝试多次后依旧没能吐出一个字。 漫长的寂静后,鸣人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明明自家儿子最近频繁光临火影塔找自己是事实,如今他在百忙之中抽出空闲跑来询问,对方却又一声不吭。


    真特么像佐助当年那个高冷的别扭样子啊。


    鸣人无奈的揉了揉后脑,手掌在接触到短硬的头发后停下,他又忘记了自己已经是个板寸头了,少年时一有烦恼就揉头的习惯,至今他都未曾纠正。


    那么他是不是可以再次燃烧起青春时的那股热情呢?


    他憋着脸,鼓起勇气,坐到儿子身边,“博人,你要记住,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你的父亲。”他低声对儿子说,语调声柔和的不像说教,更像请求。


    博人握紧拳头,一个艰难的深呼吸后,下了决心,他抬起头,阴雨连绵的天空终于放晴,阳光利落的穿破云层,照向大地,他望向鸣人,满心都是马上能和父亲交谈的喜悦,于是心脏响起无法抑制的高鸣。


    快点说吧。


    “我……”


    快点说出来。


    “我……”


    快点说啊!


    “我想……”


    “我有事想问你。”


    他咬着牙清晰的吐出这句话,感觉一直以来对父亲竖起的屏障轰然倒塌,他扬起期待的脸,等着父亲的回答。


    鸣人还没来得及说话,有人扣响了房门,宇智波佐助走了进来,他换掉了身上的长黑斗篷,穿着暗部的任务装,黑猫面具被斜拉到脸的一侧,妖异鲜红的瞳孔在进门的瞬间迅速回复正常。


    “怎么了?”鸣人站起来问道,佐助沉默着递过一个卷轴,“我不看。”鸣人推开他,“你就告诉我,成了没有?”


    对面的暗部面无表情的盯着他,“遭到突袭,全军覆没。” 博人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到自家父亲猛然变了脸色,他说:“快,通知紧急会议。”了然其意的佐助点点头后,拉上面具飞快消失在夜色里,博人刚想问问这是怎么一回事,鸣人回过头,“对不起博人。”


    他带着歉意笑道,“下一次,我们再好好聊聊吧。”


    博人呆滞的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心中好不容易升腾起的零星火苗,再次被无情的掐灭,他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想等着父亲回来,他等啊等啊,直至黎明破晓才狠狠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然后一头栽倒在床上,模糊里感到有人在床边对他说:“你要理解你父亲。”


    真奇怪啊,博人想,但他已经没空多想,疲劳如咧着血盆大口的怪兽,张牙舞爪的将他一口吞没,博人机械的大脑似乎凝滞,他就这样陷入沉睡。 佐助注视着扛不住困倦的少年逐渐进入梦乡,然后替他搭上了被子。


    此时的会议室里,鸣人皱着眉头对比着两份报告,一夜焦灼的分析把他折磨的异常憔悴,“唉,这可怎么办。”他烦躁的揪着已经不长的金发,忧心忡忡的盯着连续两次任务的伤亡人数,宇智波佐助推门进来,“放弃吧。”


    “意思是在我们还没找到盟友之前,要撤退了?”鸣人拔高音调看着依旧平静的挚友,“风雷两影正在考虑,我们不能操之过急。”佐助绷紧脸,看着蔚蓝眼眸里的血丝,平淡的语气里有了一丝起伏。


    他们互不相让的对视着,鸣人觉得好像回到了当年,他强忍着差点夺眶而出的湿热,然后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解开火影斗笠,负气似的扔到一边。


    佐助看着他耷拉的脑袋,只好捡起斗笠重新扣回金色的头颅上。 “好吧,佐助。”鸣人的声音闷闷的从斗笠下传出,“先暂时撤退养精蓄锐,然后密切留意风雷两影的答复。”


    佐助没有应声,他搭上鸣人的肩,“现在请你帮我一个忙吧。”“什么?”鸣人抬头望他,“帮我履行一个承诺。”


    黑瞳与蓝眸视线交汇,佐助忽然觉得这就是因果,曾经这个人拼了命的想完成将自己带回来的承诺,那现在该轮到他来实现那个孩子的愿望了。 黑瞳里闪过一抹笑意,佐助摘下鸣人的斗笠,“睡吧,醒了记得去安慰一下那个伤心的小家伙吧。”


    他出了火影塔,立马被围上来的一干人堵的水泄不通,“接下来该怎么办?”鹿丸问他,“撤。”他简短的回答,天才的军师马上明白了其中蕴含的意思,“是等待援军对吧佐助。”看着对方点头,鹿丸长舒一口气,放松下来笑道,“没想到你还是说服了他。” “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佐助望向远方的火影岩,低声回答。


    下午黄昏,太阳的半个身子已隐匿到地平线以下,博人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望着冰冷的显示屏发呆,鸣人就是在这个时候风风火火的跑回家里,“嘿,雏田、博人、向日葵!”他大叫,“我回来了!”“鸣人君今天很高兴呢,发生了什么吗?”听到丈夫呼喊的雏田赶来接过他脱掉的火影袍,好奇的问,“今晚不用去开会了。”他笑着,“现在我只是一个父亲。”


    鸣人再次走进儿子的房间,看着博人别扭的脸,然后抓过他的手,用力的拍向自己的胸口,沉闷的击中感响起,没有四散的烟雾,鸣人笑着说,“你看今天的不是分身哦。”博人惊讶的望着自家父亲的笑脸,终于噗嗤笑出声。


    “开心了吗?”鸣人揉揉他的小脑袋,“那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了。”博人又紧张起来,他结结巴巴道,“我,我只想问问四代目的事情。”


    “哦~”鸣人若有所思的回应,“那你该叫爷爷。” 他望向窗外,橘红色的光芒晕染了整片天空,显得格外温暖。鸣人扬起笑脸,用十分骄傲的语气对博人说,“我父亲是个英雄。”


    博人从未见过父亲这般富有活力,他满面红光,看起来仍像少年,他揪住父亲的衣角,提出了他被阻多次后还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那为什么他被称为英雄呢?”


    “因为他很厉害。”


    “比你还厉害吗?”


    “嘿嘿,这个我要好好给你讲讲了。”


    欢声笑语隔着厚厚的门板传出,趴在外面偷听的雏田如释重负的对女儿说道:“他们现在相处的真好,对吧向日葵?”


    “嗯!”


    “那我们去准备晚饭吧,今晚一定能吃个好饭。”雏田牵着女儿的手,带着舒心的笑容系上围裙开始准备晚餐。


    对面的屋顶上,一袭黑袍的男子露出安心的表情,他带上黑猫面具,随后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写着写着忽然跳戏,不要当真。

   


那些年删掉的片段。高能慎入。

   


① “搞什么啊?”他低咒一声,闪进办公室。发现父亲趴在桌上熟睡,他的身上披着一条薄毯,窗户敞着,夜风吹起窗帘,露出窗台上一个红彤彤的番茄。

 


    他死盯着那颗通红的番茄,然后一巴掌拍飞,“建国以后不准成精!”



②他醒来时被柔和的夜风所包围,凉意顺着他的脖颈滑入衣服,博人忍不住哆嗦起来,怀抱着他的男人立刻有了察觉,他几乎脱口要喊父亲,却在抬头的瞬间生生改口,“二……二爹?”


 

    “……滚。”

 

    漩涡博人,卒。


③佐助:佐助低头看少年别扭的样子,那侧过去的脸明显有着他父亲当年和自己打赌怄气的影子。

 

   鸣人:真特么像佐助当年那个高冷的别扭样子啊。


两人对视一笑。


雏田:妈的智障。


④对面的屋顶上,一袭黑袍的男子露出安心的表情,他带上黑猫面具,随后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佐助:计划通,以后他们离婚,博人肯定没意见,我可以挖人墙角啦。




……并不,以上纯属扯淡。

如果你想歪,绝逼腐眼看人基。


【叶黄】无题

①摸鱼     叶黄

②无题就是没有题目(并不是起名废!)

③可能中途差点飙车,但我是个正直的人所以没开出去。(不就亲个小嘴抱个小腰至于么)

④战场Paro,结尾略病娇?(原设定是哨向可我特么愣是忘记了没写出来)

⑤练手短篇??

⑥练手短篇。

⑦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可能我疯了。

⑧算是长篇复健,毕竟手生(然而本来写的就渣渣,我还不小心忘记了之前的文风又不会写了,凑合着娱乐一下吧o(╯□╰)o)

⑨宇智波拉面访谈录我缺梗,正在攒,等凑齐了再发,不要生气嘛。(鞠躬)


   

    尸骨未寒的祭坛,血流成河。越来越多的人投入这战场。准备与敌人决一死战。


    高处的山坡上,有人脱下沾满血迹的外套,慢慢坐下,开始点燃一根已经软化的烟。“老叶,你在这里躲着呐。” 青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没想到我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他叼着烟,回头一笑。“少天大大难道不想和我共赴黄泉吗?” “去你妹的叶不羞,本少可是剑圣怎么可能栽在这里。” 青年反唇相讥道。他抬头,广袤无垠的天空此时灰暗得可怕,一股血腥味顺着风飘来,钻入他的鼻子,黄少天低下头,语气也顺带低沉了下去。“我还没打算去见队长呢。”他说。


    远方的山丘后传来脚步声,声音沉闷,带着浩大的声势,伴随着激昂的号角,迅速包围了最后的战圈。


    黄少天看向青年,两人颇有默契的交换了一个暗号,得知战略的黄少天扭头要走,忽然肩膀被人搂住,他措不及防向前扑去,然后得到了一个凶猛的吻。


    叶修狠狠的将唇印在黄少天嘴上,他的右手还夹着那根烟,淡蓝的烟雾升腾着,然后消失在虚无的空气中,另一只手则顺着黄少天线条优美的脊背下滑,最后毫不客气的掐在对方浑圆的翘臀上。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黄少天整个人猛地一抖,他抓紧了叶修的衣领,再次用力的送上双唇。他们像两头失去理智的野兽,相互舔舐啃咬,用布满老茧的手挑起对方内心深处的欲望。


    火,也就越烧越旺。


    等到铁锈味盈满口腔,连分离开来的唇瓣上都粘连着浓稠的血丝,黄少天猛的咬在叶修唇上,他感到血液从啃咬处渗出,以及对方吃痛的一声轻哼,才飞快的抽身而退。“老叶,我…”


    他刚想说着什么,叶修又迅速缠了上来,没有犹豫的啃在黄少天细长的脖颈上,“卧槽,老叶,疼啊……”


    他到底没能说完话,因为叶修很快再次封锁了他的唇,两人的血液在口腔里混合着唾液,彼此交换着猩红色的液体。


    黄少天只感到一阵燥热,他伸手去探叶修,但那只摸索的手被人握住。叶修推开了他。“啧啧,少天大大不负责,撩完人就走。”他脸上挂着依旧嘲讽的笑容,“想占哥便宜,等这一仗结束吧。”


    他说完,准备丢掉那根快要燃尽的烟。黄少天却手脚利索的一把抢过,然后吸完最后一口,“老叶。”青年带着一如既往的飞扬与活力,深深注视着面前的爱人,用一直和他赌气的语气说道:“我们都要活着。”


    说罢他转身便走,因为他们即将奔赴一场盛大的杀戮宴会,成功则名垂千古,败者的结局只有死路一条。而亲爱的,为了兑现与你的承诺,我会活下去,不管要屠多少人。

【佐鸣短篇】错过勿悔

BE吧。。。。。


后续自行脑补


这次没有手写草稿,直接来敲。三天没更段子的摸鱼。略渣。格式可能大概也许有问题。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貌似)。



含次世代,博人剧场版背景。轻微OOC,不喜勿食。


  


         

         


           ——————火影塔——————

 


    依旧是平常普通让人打不起精神的一天。于是伟大的七代目大人也一如既往的…… 呃,在办公时间打瞌睡。

 


    漩涡鸣人同志手拿公文印章,头微微下垂,在静谧中默默的流着口水,打湿了一桌的待批文件。

 


    宇智波佐助就是在这个时候无声无息的进入了火影办公室。看着本该日理万机的火影大人此时毫无防备的睡脸,宇智波就笑了,他抽开被口水浸湿的纸页,随后一巴掌拍在金黄的头颅上,受到惊吓的七代目猛的坐起,表情持续呆滞,额头上还附带一块被压红的印记。

 


    ……我看见我上司工作时偷懒,被发现了还卖蠢,怎么办在线等,我到底要不要打死他??!

                         

 

    宇智波佐助几个深呼吸过去,才勉强压制住了已到嘴边的嘲讽。他凉凉的问“你醒了?” 可被问话的人揉着眼睛,显然还没有从睡梦中清醒。


    等到七代目大人视线逐渐清晰,他直接对上了那双黝黑的眼眸。“哎呀,佐助你回来了。”鸣人露出笑容,“任务执行的还算顺利么?”

 


    不咸不淡的从鼻腔里哼出一个单音算是回答,宇智波抽开椅子坐到鸣人对面,将刚刚那张被打湿的纸递过去。“又要举行中忍考试了。”

 


    “嗯——是呀呀呀呀呀……”看到那张已经湿透的公文,七代目大人慌忙取出纸巾,小心的擦拭,看他熟练的动作,宇智波坚信这不是第一次流口水打湿纸页了。

 


    “呃,佐良娜也会参加。”也许是向长期出任务的对方做些弥补,鸣人低头擦着湿软的纸页,轻声汇报道 “博人,我儿子将和她一起参加。三月,是他们的同伴。”


    宇智波佐助静静的听着对方一边试图蹭干纸一边絮絮叨叨的讲着这段他不在的时间里发生的琐事,思绪不自觉飘回当年的第七班,他有些窒息的望着面前的人,望着那个自己真正想厮守此生的人。黑色的瞳孔微阖,无力感死死的堵在胸口,本来长期外出执行任务也是想尽量避免接触,可天知道为什么他一出完任务连家都不回就马不停蹄的赶来这该死的火影塔。那么一气呵成,好像他潜意识里早就计划好了一样。


    他注视着那人愁眉苦脸的思索怎样将这张皱纸还原的样子。鬼使神差的,他伸出手抚上对方的脸。岁月的流逝,淡化了漩涡鸣人脸庞的猫须,手指的触感也不再像过去那般粗糙。宇智波佐助忽然倾身凑近,情动忘我之时,唇却贴着他的脸颊擦过。


    他突然回神,黑瞳里闪过一丝微乎其微的尴尬。


    “抱歉佐助,但是你有小樱了。” 鸣人别过头,语气苦涩 “我……也不能对不起雏田。”


    宇智波佐助盯着他,视线仿佛要将他烧穿。他终于确认了当年那个吊车尾已经彻底褪去青涩,真正成为能代表木叶村的火影大人。


    他垂下手,猛的倒退拉开距离,强行压下心中仍然火热的躁动。“我明白了,火影大人。” 他有些生硬的回答。


    “别这样称呼我。” 鸣人有些责怪的看向他 “你也是火影。”


    他们遥遥相望,沉默良久。当黑瞳里快要再次燃起欲望的火焰时,宇智波佐助转身离去。


    他走出火影办公室,关上门,转身靠在门上。周围寂静无声,隐约一句抱歉隔着门板传进耳里,声音轻微却似千斤大石压在心头。宇智波佐助叹了口气,出了塔,走向回家的路。


    远处高塔里那道的视线,他不是没有察觉。可现在他只能以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没有停顿的向前走去。


 


    ——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我便一生相陪。只要有你,那就是家。


    ——可我们早已无法回头。




END